虞展风晴

狗毛过敏的我把狗狗拉扯这么大…

一见钟情

 
   
   
    他们两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发的热情让他俩交会。
    这样的笃定是美丽的,
    但变化无常更是美丽。
    
    既然从未见过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听听自街道、楼梯、走廊传出的话语——
    
    他俩或许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我想问他们
    是否记不得了——
    在旋转门面对面那一刻?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说出的「对不起」?
    或者在听筒截获的唐突的「打错了」?
    然而我早知他们的答案。
    是的,他们记不得了。
    
    他们会感到诧异,倘若得知
    缘分已玩弄他们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为他们命运的准备,
    缘分将他们推近,驱离,
    憋住笑声
    阻挡他们的去路,
    然后闪到一边。
    
    有一些迹象和信号存在,
    即使他们尚无法解读。
    也许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个星期二
    有某片叶子飘舞于肩与肩之间?
    有东西掉了又捡了起来?
    天晓得,也许是那个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球?
    
    还有事前已被触摸
    层层覆盖的
    门把和门铃。
    检查完毕后并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许同样的梦,
    到了早晨变得模糊。
    
    每个开始
    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
  
  
   确切的说,我在网上看过的漫画版,我并不知道是不是完整的,但是,确实那画面,那情节,让我再一次留下了泪水...结局,他们是没有在一起的,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看梁咏琪演的那个电影,至少它给我些许安慰,他们,最终终于相遇,这次,不会再错过了吧
  
  
   他们,是一见钟情吗?
   我倒觉得并未,他们相遇过,只是不知道而已,或者有过觉察,只是人海茫茫,谁又会记得谁?
   是的,或者,他们是命中注定的吧?
   他们是平行线吗?有一次相交的机会,然会还是会按照怎么地轨道行走?至少他们,相遇过
  
  
   写到这,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往哪写,这书评真不知道是让你们反感吗?
  
   只是,每一个看过书的人,或多或少的都会连想到自己吧
   是的,自己也曾有过这样一个人吧,只是因为种种原因,错过而已
   你会后悔吗?我始终相信,是我的,就是我的,别人抢不走的
   不是我的,即使我去抢,抢得头破血流,最后也不是我的
   但是,如果你都没有努力过,你就放弃了,是自己的错过不是吗?你或者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或许连他...都不知道,只是,不知从何起,你们时常相遇,是的,你们相遇数次了吧,最后,或许连一句话也没有说上,或许最后你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我说的真的是连自己都迷糊了,对不起,影响你们的时间了,只是,我就要面临分离,或许真的,某些人,再一次错过。只是,如果你们还有能力,还有力气,至少不要让某人错过吧
  
  

遇到下一个你,我会不会已经是打磨完毕的成品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是待嫁的年龄,你没有见过我和男生成群结队去翻墙爬树的样子;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蓄了很久的长发,你没有见过我剪成一层一层的短发,在食堂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心情不好就做家务,手洗各种衣服,你不知道从前的我不会洗袜子,从没拖过地。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知道替别人着想、习惯倾听,从不打断别人的说话,你没有经历过我武断专横、不听任何人解释、我行我素的岁月。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脾气收敛,从不大声骂人,你不会知道原来的我生气时摔东西、撕纸条泄愤。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理性、友好、克制、习惯微笑,你没有见过我情绪崩溃,哭到喘不过气,甚至没有见过我撒娇的样子。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养成了良好的饮食习惯和运动习惯,你不知道从前的我喜欢吃油炸食品,不爱跑步,晚上十点半可以吃掉半盆排骨,把自己喂到100多斤。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会画简单的妆,知道什么季节穿黑丝袜、什么季节穿打底裤,商场里给你介绍化妆品让你晕头转向,你无法想象上中学时的我,早晨只刷牙不洗脸不梳头还能在学校转一整天。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怎么和陌生人打交道、怎么在酒桌上全身而退,你没有见过我说话脸红、被一瓶啤酒醉倒睡一晚的时候。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是这个样子,是个符合或者不符合你想法的成品,你再也无法参与我的成长,不能看到我从不懂事到懂事,从不温柔到温柔。

所以,你认识的、喜欢的终究只是半个我。你不能理解我各种奇怪的忌讳,不能明白我对着一首老歌,一种场景发呆,无法理解我的坚持、放弃、隐忍、等待。

同样,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穿带领子的衣服上班、不知道你穿球衣打球的样子;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请吃饭从不心疼,那些花钱拮据,攒钱吃大餐的日子你不是和我在一起;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知道不同的花代表不同的花语,而那个伴你成长教会你这些的女生不是我。我们半路相遇,都是成品,那些打磨过我 们的人都随着时光走远了。

我是应该唏嘘还是应该感谢, 别人教会你这些,陪着你长大,然后你们分开,再转到我的身边。
我是应该庆幸吧,看到的你已是稳重大方、彬彬有礼、知道对女生该说什么话,如何讨人喜欢。

可是我多么想有一个人和我一起成长,和我一起年少轻狂、少不更事,从青涩到成熟都只是同一个人,成长的痕迹在对方眼中就能看到。
二十多年的岁月中有十几年是和他相伴,然后一起让小时候的梦想一步步都成为现实。
遗憾的是,所有的旅伴都是暂时的,我终于还是自己长大了,跟着不同的队伍,最后还是一个人、孤独的长大了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1829
          戈宝权 译

蘑菇

海拔4467